新11选5走势图|新11选5开奖查询
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蚌埠72歲退休職工吳壽海 義務為群眾理發四年 分文不取

發布時間:2018/6/7 9:56:19

    每周二,都是吳壽海義務為居民理發的日子。自從2013年友誼社區專門為他辟出一間小屋作為理發室,吳壽海的免費服務從來沒有間斷過。雖然早已搬家,但在吳壽海心里,這里依然是自己的“家”,這里的居民都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分文不取,義務理發四年多

  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伴隨著清脆的響聲,剪子、梳子上下翻飛,不一會兒,一位老大爺原本有些凌亂的頭發變得服服帖帖、干凈利落。老人把鏡子拿過來照了照,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:“還是老哥你的手藝靠譜,俺們的頭發還是你剪得最稱心。社區有你這樣的‘熱心腸’,真不錯!”

  1月11日,星期四,早上9點30分,記者還沒走進吳壽海的義務理發室,就聽到電吹風的聲音不絕于耳,吳壽海早已開始了他的工作。“馬上過年了,大伙都集中在這個時候剪,還像過去那樣,一個星期一次肯定剪不完了,我趁這個時候多加兩場。”吳壽海說。

  走進理發室,老式的理發椅,明亮干凈的妝臺,桌子上吹風機、剪刀、梳子依次擺開,各種器材雖已陳舊,但看得出被精心養護過。吳壽海瘦高個子,精神矍鑠,正在專注地為人理發。扎實的基本功、嫻熟的手法,20分鐘后,他已經為今天的第一位“顧客”理好了頭發。老年人的發型不難擺弄,在得到居民認可后,吳壽海輕柔地幫著摘去居民身上的白色圍兜,拿起干毛巾仔細將領口處的碎頭發撣去。

  “所有理發用的器材都是吳師傅自己買的,貼工貼錢,從無怨言。”友誼社區書記孫愛玲告訴記者:“吳師傅特別熱心,人雖搬走了,還一直堅持回來給大家理發。整整四年了,分文不取。”聽到書記夸自己,吳壽海連連擺手,稱:“有人讓我多少收點錢,我哪能收?我曾在這邊住了四十年,大家都是老兄弟、老姊妹,借這個機會回來跟大家聊聊天,我也算是散散心。”

  老有所為,刮風下雨從不間斷

  嚴格算起來,吳壽海義務理發已經堅持了半個多世紀。

  “從年輕的時候起,只要廠子里的老人找我理發,我分文不收。退休以后,我在這附近開了家小理發店,對老年人依然免費,但年輕人我收他2塊錢,算是水電錢。完全免費,是從2013年開始的。”吳壽海不愿“邀功”夸口,將收費情況仔仔細細地向記者說明。

  吳壽海告訴記者,爺爺和父親一輩子從事理發行當,自己的手藝正是源自兩位長輩。50年前,他進入原蚌埠壓縮機總廠工作。工作之余,理發手藝也沒有丟下,經常為同事們理發。開始的時候,服務對象只是同一個車間的工友,隨著眾人口耳相傳,找他理發的人越來越多,他的手藝也廣受好評。這么多年來,吳壽海憑借過硬的技術、熱心的服務、樂于助人的精神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。

  “那些身體不好的老人,還有些生病的、殘疾的,街上理發店都不愿給他們理發,不是嫌臟,就是怕出了問題自己擔不了責任。”對于老年人,吳壽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他說:“我不怕啊,這有什么?既然是為大家服務的,還怕什么臟,什么累?怕出問題就小心點嘍。尤其現在我也上了年紀,了解他們的不易,特別同情他們。”

  “空壓機廠拆遷后,現在還有300多戶居民,絕大部分是老年人,理發很不方便,最近的理發店離這兒也有兩三公里遠。這地方偏僻,打車都不容易。”友誼社區書記孫愛玲說:“全靠吳師傅,真是幫了大家的忙。刮風下雨,從來沒有間斷過。上個星期下暴雪,誰都以為他來不了了,結果他深一腳淺一腳,硬是從紫荊名流走了兩個小時過來。”

  一邊嫻熟地擺弄著理發機、剪刀和梳子,一邊微笑著與居民們嘮嗑,說些家長里短的瑣事。最多的時候,吳壽海一口氣要為二十五六位居民理發,忙得連喝水的工夫也沒有,還經常錯過午飯飯點。但在吳壽海看來,有這些老鄰居、老朋友相信自己、等著自己,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值得,“我72歲了,還有這么多人愿意等著我、愿意讓我剪,這讓我很驕傲。”

  體恤老人,提供上門服務

  除了現場理發,吳壽海還接受預約理發、隨叫隨理、上門理發等方式,以一顆赤忱之心為大家服務,先后兩次被評為“社區好人”。

  2017年夏季的一天,一位中年男子來到理發室找到吳壽海,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當天的工作結束后,吳壽海悄悄將他拉到一旁詢問。原來,這名男子姓梁,是附近陳梁村居民,他的父親是吳壽海的“老顧客”,多年來一直由吳壽海理發。如今,老人生命即將走到盡頭,希望吳壽海能再幫自己理一次發。

  聽到這里,吳壽海二話不說,迅速將桌上的工具一股腦裝進了包里,騎上電瓶車跟著梁先生去了對方家。事后,梁先生千恩萬謝,拿出現金酬謝,還要請吳壽海吃飯,被他一一婉拒。吳壽海說:“老人家都快不行了,還記得我,希望我給他理發,這份信任說什么都不能辜負。”

  事實上,吳壽海身體不好,冠心病等慢性病困擾了他很多年。理發時,經常四五個小時無法坐下,十分耗神,休息幾天才能緩過來。有一次,他患上了眼疾,結膜嚴重充血幾乎無法視物,但他堅持給大家理了頭發才去治療。轉眼到了下個周二,他的眼睛尚未痊愈,妻子王桂香心疼丈夫,勸他:“別去了,我給居委會打個電話,大家會理解的。”吳壽海沒有答應,說:“居委會不可能每一戶都通知到,如果我不去,有人就要白等。再說了,大熱天的,老人頭發長了也不舒服。”

  今年,是吳壽海義務理發的第五個年頭。他對記者說:“帶帶孩子、買買菜,是安度晚年。奉獻余熱、發揮特長,也是安度晚年。每個人選擇不同,只要大家不嫌棄,我還要繼續為大家服務,這就是我的‘老有所樂’。”(蚌埠新聞網)


  每周二,都是吳壽海義務為居民理發的日子。自從2013年友誼社區專門為他辟出一間小屋作為理發室,吳壽海的免費服務從來沒有間斷過。雖然早已搬家,但在吳壽海心里,這里依然是自己的“家”,這里的居民都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分文不取,義務理發四年多

  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伴隨著清脆的響聲,剪子、梳子上下翻飛,不一會兒,一位老大爺原本有些凌亂的頭發變得服服帖帖、干凈利落。老人把鏡子拿過來照了照,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:“還是老哥你的手藝靠譜,俺們的頭發還是你剪得最稱心。社區有你這樣的‘熱心腸’,真不錯!”

  1月11日,星期四,早上9點30分,記者還沒走進吳壽海的義務理發室,就聽到電吹風的聲音不絕于耳,吳壽海早已開始了他的工作。“馬上過年了,大伙都集中在這個時候剪,還像過去那樣,一個星期一次肯定剪不完了,我趁這個時候多加兩場。”吳壽海說。

  走進理發室,老式的理發椅,明亮干凈的妝臺,桌子上吹風機、剪刀、梳子依次擺開,各種器材雖已陳舊,但看得出被精心養護過。吳壽海瘦高個子,精神矍鑠,正在專注地為人理發。扎實的基本功、嫻熟的手法,20分鐘后,他已經為今天的第一位“顧客”理好了頭發。老年人的發型不難擺弄,在得到居民認可后,吳壽海輕柔地幫著摘去居民身上的白色圍兜,拿起干毛巾仔細將領口處的碎頭發撣去。

  “所有理發用的器材都是吳師傅自己買的,貼工貼錢,從無怨言。”友誼社區書記孫愛玲告訴記者:“吳師傅特別熱心,人雖搬走了,還一直堅持回來給大家理發。整整四年了,分文不取。”聽到書記夸自己,吳壽海連連擺手,稱:“有人讓我多少收點錢,我哪能收?我曾在這邊住了四十年,大家都是老兄弟、老姊妹,借這個機會回來跟大家聊聊天,我也算是散散心。”

  老有所為,刮風下雨從不間斷

  嚴格算起來,吳壽海義務理發已經堅持了半個多世紀。

  “從年輕的時候起,只要廠子里的老人找我理發,我分文不收。退休以后,我在這附近開了家小理發店,對老年人依然免費,但年輕人我收他2塊錢,算是水電錢。完全免費,是從2013年開始的。”吳壽海不愿“邀功”夸口,將收費情況仔仔細細地向記者說明。

  吳壽海告訴記者,爺爺和父親一輩子從事理發行當,自己的手藝正是源自兩位長輩。50年前,他進入原蚌埠壓縮機總廠工作。工作之余,理發手藝也沒有丟下,經常為同事們理發。開始的時候,服務對象只是同一個車間的工友,隨著眾人口耳相傳,找他理發的人越來越多,他的手藝也廣受好評。這么多年來,吳壽海憑借過硬的技術、熱心的服務、樂于助人的精神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。

  “那些身體不好的老人,還有些生病的、殘疾的,街上理發店都不愿給他們理發,不是嫌臟,就是怕出了問題自己擔不了責任。”對于老年人,吳壽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他說:“我不怕啊,這有什么?既然是為大家服務的,還怕什么臟,什么累?怕出問題就小心點嘍。尤其現在我也上了年紀,了解他們的不易,特別同情他們。”

  “空壓機廠拆遷后,現在還有300多戶居民,絕大部分是老年人,理發很不方便,最近的理發店離這兒也有兩三公里遠。這地方偏僻,打車都不容易。”友誼社區書記孫愛玲說:“全靠吳師傅,真是幫了大家的忙。刮風下雨,從來沒有間斷過。上個星期下暴雪,誰都以為他來不了了,結果他深一腳淺一腳,硬是從紫荊名流走了兩個小時過來。”

  一邊嫻熟地擺弄著理發機、剪刀和梳子,一邊微笑著與居民們嘮嗑,說些家長里短的瑣事。最多的時候,吳壽海一口氣要為二十五六位居民理發,忙得連喝水的工夫也沒有,還經常錯過午飯飯點。但在吳壽海看來,有這些老鄰居、老朋友相信自己、等著自己,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值得,“我72歲了,還有這么多人愿意等著我、愿意讓我剪,這讓我很驕傲。”

  體恤老人,提供上門服務

  除了現場理發,吳壽海還接受預約理發、隨叫隨理、上門理發等方式,以一顆赤忱之心為大家服務,先后兩次被評為“社區好人”。

  2017年夏季的一天,一位中年男子來到理發室找到吳壽海,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當天的工作結束后,吳壽海悄悄將他拉到一旁詢問。原來,這名男子姓梁,是附近陳梁村居民,他的父親是吳壽海的“老顧客”,多年來一直由吳壽海理發。如今,老人生命即將走到盡頭,希望吳壽海能再幫自己理一次發。

  聽到這里,吳壽海二話不說,迅速將桌上的工具一股腦裝進了包里,騎上電瓶車跟著梁先生去了對方家。事后,梁先生千恩萬謝,拿出現金酬謝,還要請吳壽海吃飯,被他一一婉拒。吳壽海說:“老人家都快不行了,還記得我,希望我給他理發,這份信任說什么都不能辜負。”

  事實上,吳壽海身體不好,冠心病等慢性病困擾了他很多年。理發時,經常四五個小時無法坐下,十分耗神,休息幾天才能緩過來。有一次,他患上了眼疾,結膜嚴重充血幾乎無法視物,但他堅持給大家理了頭發才去治療。轉眼到了下個周二,他的眼睛尚未痊愈,妻子王桂香心疼丈夫,勸他:“別去了,我給居委會打個電話,大家會理解的。”吳壽海沒有答應,說:“居委會不可能每一戶都通知到,如果我不去,有人就要白等。再說了,大熱天的,老人頭發長了也不舒服。”

  今年,是吳壽海義務理發的第五個年頭。他對記者說:“帶帶孩子、買買菜,是安度晚年。奉獻余熱、發揮特長,也是安度晚年。每個人選擇不同,只要大家不嫌棄,我還要繼續為大家服務,這就是我的‘老有所樂’。”(蚌埠新聞網)


TAG:
{aspcms:comment}
新11选5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|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 湖南快乐10分软件 云南快乐10分 武汉麻将晃晃的打法 188篮球比分直播 锘?#19990;界杯赛程即时赔率 30选5 天易棋牌app官网下载k